董晓辉:市场化机构应携手面对不良资产市场新需求

  本站讯,绿法(国际)联盟主办、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担任专业支持单位的“第三届中国经济发展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暨绿盟2018中国不良资产蓝皮书发布仪式”于2019年8月3日在北京举行。中国储蓄银行战略发展部部长董晓辉在与本站对话时表示,在更复杂的社会融资需求出现的情况下,银行在参与直接类投资组织的创设和工具的创设,在不改变银行现有的风险偏好的情况下,如果能够把资金的成本剥离出来,银行提供配制融资的功能。对于资金成本之外一些信用风险会是更好的解决方式。
  董晓辉说:“换一个角度来讲,面对不良资产的处置,还是对专项债权的投资,还需要更多资产化的方式,能够提供对应的资本,市场化机构共同携手面对新形势下的市场需求。”
  同时,对于蓝皮书的发布,董晓辉也有自己的观点。“我觉得蓝皮书还是紧跟市场的大势,既有宏观面的关注,也会关注具体的案例,因为我也看到里面有一些案例我们有参与。这些案例现在看来,债转股的项目取得非常好的效果,我感觉它对于未来不良资产的处置也好,未来权益市场的ABS的发展也好,还是可以起到前瞻的发展作用。”
  以下是对话实录:
  本站: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,怎么看不良资产?
  董晓辉:在改善中国的融资结构,由间接融资向占比过高,向直接融资的占比提升的过程中,商业银行有两个角度可以提供更多的支持。一个方面证券化的投资,目前证券化的资产配置是各家行重要的资产投放渠道。另外一个角度,现在包括大量的需求,也包括新经济领域需要的直接融资,中国融资体系里面,直接融资的资本生成的速度比较慢。商业银行在这里面可以做很多工作,我们也看到这几年包括各个部委也发了大量的相关文件支持,商业银行逐步向权益类投资的转化,包括设立债转股子公司未来也可以作为商业银行直投子公司的载体。
  去年发改委也有提到发行债转股专项债权,量比较少,一直没有成为重要的手段。法律界,包括各界可以更多的关注债转股专项债权融资创新的面积扩大,也可以更好的发挥银行在支持直接融资过程中的作用。
  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风险定价,不管是不良资产的处置,还是权益类投资,他们最核心的问题是风险的定价。商业银行由于资金来源于百姓存款的主渠道,导致它的风险是债权为主。在风险的定价过程中,我们可以关注到,任何一项投资的定价,包括资金的成本定价、信用风险的定价、流动性风险定价、法律合规的定价等等,在债权的投资里面,大家会更多的把资金成本和信用风险叠加在一起考虑。
  在更复杂的社会融资需求出现的情况下,银行在参与直接类投资组织的创设和工具的创设,在不改变银行现有的风险偏好的情况下,如果能够把资金的成本剥离出来,银行提供配制融资的功能。对于资金成本之外一些信用风险,包括未来的轻收处置风险,以及对应的收益让出去。这样的话,大家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,换一个角度来讲,面对不良资产的处置,还是对专项债权的投资,还需要更多资产化的方式,能够提供对应的资本,市场化机构共同携手面对新形势下的市场需求。
  本站:对于商业银行而言,不良资产处证券化未来还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?
  董晓辉:这两年叠加各种宏观形式,包括国际形势情况下,银行不良资产的量在上升,天然面临的处置需求。但是目前来看,由于现在处置不良资产的主体越来越多。这还是一个卖方市场,大家发现经济好像没有如预期的情况下,没有很快的稳住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良资产回收的确定性可能也会降低。在去年之前,有很多激进的机构大量竞标,用相对比较高的议价购买资产包,今年处置的情况不太好。也可以看到今年的市场,一方面银行还是卖方的思维,另外一方面处置的情况来看,形势没有那么的乐观,所以导致未来可能是买卖双方有一个博弈。
  本站:您对于蓝皮书的发布有什么样的评价?
  董晓辉:我觉得蓝皮书还是紧跟市场的大势,既有宏观面的关注,也会关注具体的案例,因为我也看到里面有一些案例我们有参与。这些案例现在看来,债转股的项目取得非常好的效果,我感觉它对于未来不良资产的处置也好,未来权益市场的ABS的发展也好,还是可以起到前瞻的发展作用。
  本站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本站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Author: admin